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血饮刀(第1/2页)

推荐:花掉1000000亿    

    地底石洞中,少年人不住喃喃低语。仔细去听,他说的话根本不成语句,一字一字,佶屈聱牙,音调怪异,声色古怪。

    整整七日,段断像失了心疯,不论他怎么努力去记,都记不全。

    脑中乱糟糟的。

    一会师父在念,男子声音低低沉沉,一会师娘在念,女子声音轻轻柔柔,一会似男还似女的声音在念,语声奇异,三分鬼谲七分狂妄。

    渐渐的无数繁杂声音起于脑中,或轻声呢喃,或叫嚣嘶吼,彷佛这地底深处,所有的生灵鬼怪都在一同念着《真魔经》,一声一声,不断重复。

    越是这样段断越难开口,一个字好似有万千个音,他越努力回想越叫不准。

    一点绿芒从空中飘落,段断抬手去接。

    “小鬼,我已说了很多次,死记硬背是不行的。”随着女子话音一落,段断脑中的声音霎时消失。

    “可师娘,你和师父又没教我经文真意,我不解其意,只能死记硬背。”

    几日来段断头大如斗,此刻听到女子言语,胸中顿感哀怨。

    “呦,还怪上师娘啦?《真魔经》没有真意,我如何教?若非要细究,那这些口诀密语就是真意,此经玄妙非常,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高深的功法都这样。”

    “……师娘,你能不能说点有帮助的话?”

    段断有种怪异感觉,好像他不论想什么都会被这脾气不定的师娘一眼看穿,索性就有什么说什么。

    “我问你,世上武功招式是否都一成不变?”

    “临阵对敌,招式千变万化,不可能一成不变。”

    “好,你知道这点就行了。”女子说罢不再开口。

    段断心中纳闷,怎么就行了,这师娘怎么指点的云里雾里?他叹了口气,自己琢磨起来。

    每当段断想要从头背诵,脑中都会渐渐响起不同的声音,扰的他不断怀疑,不断反复确认。

    下一刻他要说出口的这个音,到底对不对?

    ——

    巨石上泛起红光,一对高大的黑影显现,似一男一女背靠背而立。

    “今日,你可全记下来了?”男子出声询问。

    “……没有,徒儿愚钝。”段断有些失神的摇了摇头。

    “你何止愚钝,我看你就没长脑,长了也是木头做的!榆木!朽木!明明都那样提点你了……”

    女子影子抬起手,在面颊前扇起风来,似气的不轻。

    ”你来背一遍。”男子声音没有任何波动,听不出情绪。

    “无碾反……”

    魔域经文里,真、魔、经三个字的谐音有些像凡尘中的无、碾、反。

    段断刚背两句,脑中怪声又起。

    下一句是什么?下一个字念什么?该如何发音?

    他额上出汗,硬着头皮又背了两句。

    “不对,不对,是……是……”他张着嘴半天也没继续下去。

    脑中的噪音不停,段断低下头,缓缓合上嘴巴。心间忽然生出一个难过想法,他恐怕一辈子也别想背下来了。

    “可也莫哪呢数?”女子突然出声。

    “明柯截莫耶。”段断脱口而出。

    “寻云古冉?”

    “旧之途行。”

    “德冠冲神归结?”

    ……

    女子问得一句快似一句,段断不假思索,张口便答,居然全都说对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