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一对璧人 下(第1/2页)

推荐:花掉1000000亿    

    洞中死一般的沉寂。

    一手泛青筋握着刀柄,一手血流如注,指间黏黏糊糊。

    段断眼前一阵发黑。

    迷离间,这只满是血的手瞬间老去,皮肤长出褶皱,紧接着,前方巨石也开始起变化,巨石上慢慢显现出四个大字——“天、下、第、一”。

    苍老带血的手在空中举起,隔着空气颤颤抚过那个“一”字,又缓缓无力垂下。

    虚空中手掌缓缓划过,巨石上慢慢显现出一道血痕,天下第一变作天下第十。

    一个身影由虚变实,老爹出现在巨石前方,他面目狰狞抬步向段断走来。

    一步一步,老爹模样不住变幻。

    他愤恨,他讥笑,他乜眼,他叹气……

    他神神秘秘说要说一个秘密……

    他落笔专注,无数舞剑小人儿跃然纸上……

    人至近前,最终他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俯下身来,伸出手指作势要弹段断脑门,坏笑中他手势一变抚上段断头发,像安慰一只捡来的小野猫一样轻轻抚摸。

    手掌上传来无尽温暖。

    段断周身不再发冷。

    恍恍惚惚间,眼前飘过许多旧事,那些事都带着暖意。

    ……

    “世间所有美好都不及两情相悦。”轻飘飘一句话从巨石前少年口中飘出。

    巨石上,高大黑影晃动,似是背靠背的一对男女皆低头看了过来。

    少年拾起地上破烂布条紧紧缠上手腕,包扎起来,他一边缠一边仰起头来,缓慢坚定地又说了一遍。

    “老爹说过的,世间所有美好都不及两情相悦。”

    “你老爹还说过什么?”男子与女子的声音一道响起,说到句尾两种声音揉成一种奇异嗓音。

    “他还说过,世俗礼法全是狗屁。”

    “世俗礼法全是狗屁!对!通通都是狗屁!”似男还似女的声音咯咯笑起来。

    笑声中眩晕袭来,少年紧握手腕瘫倒在地。

    “你可知我们是什么人?”诡异笑声一分为二,女子继续发笑,男子沉声发问。

    “是……是一对有情人。”手腕处鲜血涌流,段断脑子发麻说话吃力。

    “……我曾听……说书人讲,有情人感动上苍……生时不可以在一起,死后化作一对蝴蝶双宿双飞……时时刻刻相依相守,想……想来二位就是这样的有情人……化作石上一对璧人在此地无人打扰长相厮守。”

    “小鬼倒是会说话。”女子娇笑,下一刻她声音一寒。“可惜都是骗人的鬼话,任你说出了花,今日也要葬在此处。”

    好像有看不见的气体正从身上溜走,段断觉得自己即轻又沉,轻飘飘的又沉甸甸的,好似魂魄正与身躯分离。当死亡真的来临,原想的释然与解脱半分没有,心中无法平静,他情绪激动,他终于知道这些日子他在想什么!他不想死!他不甘心!

    段断躺倒在地,他死命攥着手腕,指缝间血液无情地流。

    “我不想死……不想……不想死……”他用力挣扎也只弄得全身抽搐罢了,场面有些可笑。

    “怕死是人之常情,你这样子不算丢脸。”低沉的男子声音再次响起。

    “我不怕死!”段断面目狰狞,用尽最后力气说了出来。

    “我不怕死,我只是怕……有些秘密我永远不能知晓,有些人我永远不会明白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