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只有一个人能活(第2/2页)

    要流到地上了。

    狱思源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默不作声,有条不紊地烤肉,收尾,拿起红肉串,用灵气化刃一劈两半。

    他拿起其中一串香鹿肉,吹吹气,大口咬下来一块,大快朵颐,咽下肚的瞬间,张明危等人也跟着吞了一口唾沫。“味道不错。”狱思源的声音小小的,但刚好能被捆在树上的那些人听见,他们更饿了。

    “肉,只有一串,我需要一些有用的消息,谁先说肉就归谁。”

    张明危紧紧地盯着狱思源右手上的储物戒,谁能想到珍贵的空间法宝里面居然放了烤肉用的佐料?而且还一拿一大把!此人古怪的很啊,自己为什么要惹上这么一个煞星!这实力或者宝物绝对堪比宗门里面的天骄亲传弟子了吧!

    想着想着,另一道声音打断了张明危的遐想。

    “我说,我说!”是张明危的一个小弟。

    “声音小点,你是想吵醒他们嘛!”狱思源目光一寒,指着木屋。

    “大爷,我错了,我小声点。”

    “我叫吴池,是青山镇打铁匠吴为的儿子,我爹想让我拜进青锋剑宗,当一名记名弟子,好给家里人争光。这个被您打的认不得样子的人叫张明危,是青锋剑宗的外门弟子,我们几个是被他威胁的,不当他的小弟他就把我爹的铁匠铺给砸了,我们不得不从啊!”

    “是啊是啊,张明危他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我们都是被逼迫的啊!”其余几个人也纷纷应和,生怕慢了一拍。

    “你你你,你们!”张明危已经被这些小弟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狱思源心里当然是有数的,他还在狱城的时候就经常会看到父亲在牢里面审讯犯人,各种暴虐的刑罚,常常把犯人弄得血肉模糊。狱思源不喜欢这样,他不太认同父亲审讯人的方式,但他也不否认那是一种简单高效的方法。

    白天把张明危等人捆起来后,放任不管,第一是因为自己的身体还很脆弱,他需要一个这样的时机来恢复自己的身体,其次便是为了晚上的审讯做铺垫,身体极度虚弱还没有食物和水的时候,不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是难以承受的。

    “很好,我还需要更多的消息,你接着说。”

    接下来,狱思源便耐心地听着那个小弟滔滔不绝地讲述,最后解下他身上的绳子,把鹿肉递给他,顺带给了一碗水。等待他狼吞虎咽完,狱思源冷冽的声音传来。

    “你们剩下来的人,只有一个能活,我不想听见太大的声音,否则,你们懂得!”

    月光下,温度有些低,但是一句话更是让没吃到肉的几个人如临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