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宝宝心里苦啊(第1/2页)

推荐:花掉1000000亿    

    林家门口。

    张明危等人被捆在门口的香樟树上,一盆冷水浇在脸上,立刻清醒过来,只是肿的跟猪头似的,已然分辨不清原来的模样,睁开的眼睛也将将好眯成了一条缝。

    “唔,唔唔!唔唔唔!”张明危一醒来便拼命挣扎,看见躺在竹椅上的狱思源,立刻像受了惊的病猫一样,想要厉声尖叫,香肠嘴却怎么也张不大。旁边树上的几位小弟也默不作声了。

    看得狱思源有点想笑,他需要从这群人的嘴中获得一些有用的消息,但是他不急,先晾一边再说。“不用管他们。”狱思源的声音有点像林爷爷的声音,不过更沙哑,声音更粗。林小小和林一一也愿意听这位大哥哥的话,他们后来也明白自己飞出去是怎么回事,对坐着不动却露了一手的狱思源崇拜的不得了。

    狱思源继续躺在竹椅上,闭目凝神,旁若无人。小女孩和小男孩也忙自己的去了,只剩林大爷忧心忡忡地看看张明危等人,又看看躺在竹椅上的狱思源,缄口不言。

    若是眼力好的人会发现,狱思源的身体表面缓缓流转着淡淡的透明光晕,仿佛修复着这一副病躯,身体百骸,自上而下循环往复。狱思源的呼吸越来越轻,频率越来越慢,时间一久,像是睡着了一样。

    张明危一瞧,起了歪心思,两个小孩子力气小,绑的也不是太紧。张明危悄悄地腾出一只手,想要悄无声息地把绳子解开来,刚褪下来一圈绳子,便看见狱思源眉头一皱,吓得他赶忙又把绳子绕回去了,惊了一身冷汗。

    心脏跳动的有点猛,张明危板着一张猪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看狱思源的脸色恢复平静,张明危的手又开始不安分了。

    没多久,狱思源的眉头又微微一皱,张明危便又缩了回去,急的张明危的脸都囧成苦瓜脸了,“我太难了,他怎么了皱眉头啊,没事儿皱啥眉头啊!”不过也只敢想想,张明危可不敢说出口,哦,不对,敢说也说不出口。

    就这样好几次,张明危终于壮着胆子,狱思源一皱眉,他就保持不动,眉头松了,他再继续解绳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绳子完完全全地解下来了。结果,小小抱着一小堆柴火从屋子里出来,张明危的魂差点都吓掉了,这女娃子一掌一掌抽他嘴巴子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呢,赶忙把自己绑回去了。

    三角形的柴火刚好把小小的脸遮住了,只剩下一个圆圆的轮廓,抱着柴火摇摇晃晃的样子煞是可爱。嘘了一口气,还好没被发现啊,不然惨了呀!

    等小小回屋,张明危不禁加快速度,练同伴也不顾了,蹑手蹑脚地忘栅栏口走,每走一步都不由自主地咽下去一口口水。好不容易走过狱思源的竹椅,正暗暗自喜呢,“废物就是废物,这样都发现不了我,等本大爷回到宗门,找一堆人来收拾你!”张明危心里这样想,就要掉头看看狱思源,这一看不得了。

    真实版大眼瞪小眼啊!空气凝结了好几秒,狱思源面无表情地看着张明危,张明危维持着迈步掉头的姿势也没有动。

    下一刻,“啊”和“噗通”声同时响起——狱思源看着张明危的猪脸相,没忍住笑了出来,拉动浑身疼痛,从竹椅上掉了下来;而张明危“啊”得一声拔腿就跑。把林大爷一家三口全都惊了出来,林小小拖着个扫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