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1.一场谋划似成空(第1/2页)

推荐:花掉1000000亿    

    面对孔尚炫的目光,洪景来意识到自己到底是大意了。

    虽然这件事事发突然,但是还真就是被他们拿住了七寸。此前贞纯王大妃的去世,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地里叫好。但她乃是英宗大王颁旨赐封的正妃,得到了带清的金册金宝,垂帘听政四年之久的实权大王大妃。

    她所施行的五家作统法,以及颁布的斥邪纶旨都是拥有封建正统性的东西,只要李朝不倒,或者新的大王不宣布废除这些,那明面上这东西是个人就要遵守。

    所以孔尚炫他们向汉阳府出首告发忠清道龙山教会在法理程序上并不违规,这算不上什么越级上告,毕竟举发逆教,人人有责。

    在辛酉邪狱的当口,甚至不需要统首主告,只需要直接告发就得了。只不过后来牵连太广了,几万名教徒被捕,社会极大地动荡(实际上是因为牵连了很多南人家庭的两班,金祖淳自己又出身南人老论),金祖淳才弄了一出五家作统法的附则,必须要统首携带知情人一起告发。

    这也是多年前在殿上,沈焕之突然主告,结果有心之下被一下子拿住痛处的原因。你可以告发,随便哪一级官府都可以去告发,没有问题。但是必须要有统首带着你去告发,不然就没有程序正当性。

    现在孔昭宗作为举发人,在统首的带领下向汉阳府递交了告发文书。出告忠清道龙山基督教会的禹君则确系崇拜逆教,然后这个禹君则又裹胁良民,窜入灾区的江原道,犯下了侵犯两班,抢夺钱米的罪行。

    洪景来封锁边界,搜捕禹君则不管是出于法律条文的规定,还是出于镇压逆教维护封建统治的必要性,都属于一定要做,且无可指责的事。

    “大监不用上奏主上殿下了,龙山书院的附生们已然向汉阳府投书,纠举逆教不法!”孔尚炫显然早有准备。

    “汉阳赵大判已经收下投书?”洪景来正容以问。

    赵镇宜身为汉阳府判尹,主理汉阳,且是汉阳朝堂上外戚方一支重要的政治势力。如果他已经收下投书,那么就等于向李玜以及金祖淳举报了此事。

    禹君则信奉基督教的事件已经上达天听!

    就算洪景来是个手眼通天的大佬,能够把江原道的大事小情遮掩下来,可是这事情已经上了李玜的书案,那就成了铁案要案。

    办不办的,就由不得洪景来做主了。而且既然已经案发,洪景来还不能够敷衍塞责。一旦这边调查下来,说是孔尚炫已经告知你有逆教徒裹胁良民作乱席卷,你洪景来还无动于衷,不封锁边界,纠拿逆贼。

    《经国大典》可不是摆设!

    必然治你洪景来一个纵容谋逆的大罪!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得你!

    “汉阳赵大判已然收下投书,并进宫禀报主上殿下!”

    “好!那且稍等,本官立刻移文节宪(兵马节度使),调兵封边。”洪景来面上再无犹豫之色。

    刚刚推脱不想纠察禹君则和基督教会之事就有可能让他们心生不满乃至疑惑,现在事已至此,洪景来就绝对不能表现出一丝犹豫,要是把自己都扯进逆教徒案里,那就大事休矣。

    而眼下洪景来虽然是口含天宪的监赈副使,携带着王命旗牌,但是江原道的兵权还是在江原道兵马节度使手中。洪景来有权在必要时调动他的兵马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