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9.野店外枪林丛丛(第1/2页)

推荐:花掉1000000亿    

    洪大守当然知道韩五石的意思,如今朝廷的大权全部掌握在后宫和外戚手里,提拔的官吏不是一门亲戚,就是花钱上来的。

    共同点都是为官一任,刮满三年。

    这种情况的根源就是已经凉透的正宗大王,他在位的时候实行“左贤右戚”的理政方针。

    何为“左贤右戚”呢?通俗的说就是左边坐着士林学子,儒生贤人,右边坐着一门姻戚,后宫父兄。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指的是正宗大王用人士子与外戚各半。

    但是士林派中的绝大部分是什么货色大家都知道,内斗天下第一!除了撕比以外,一无所长。

    正好正宗大王在位期间时派与僻派互相敌对,在朝堂上弄权误国。正宗虽然不是雄才大略的国君,但也起码胜于常人。

    他看这帮所谓的贤良直犯恶心,可是出身老论派安东金氏的金祖淳虽然身居党派,却公平公正,行事大公无私。在一片垃圾中成为最耀眼的那颗明珠,熠熠放光。

    正宗大王一看,老子爱上你了!

    不断的提拔金祖淳,到正宗死前,金祖淳的女儿甚至被正宗直接划定为世子妃。在捡择过程中由于没有金祖淳女儿的名字(守丧不采选),居然破天荒的亲笔自己加上去了。【注1】

    男性官员夺情起复的事情大家应该听得多了吧?甚至曾国藩、张居正这种名臣也是夺情过的。可女性被夺情,参与选妃,这真是罕见的事。

    晚年的正宗不再相信士林贤良,他只相信自己的眼光,他认为只有金祖淳能保扶幼君,于是为了让他执政合法化。这个外戚就算是钦定的了,想改也改不了了。

    钦定的外戚柄政,能咋整?还不是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能打听到是哪位大监吗?汉阳总不会一个好官儿都没有吧?”洪大守随意的问着。

    “过两天消息自然会传过来,咱们这儿属平山郡,监赈使过了松都,下一站就有可能到平山,到时候知道的尽清楚。”

    韩三石从汉阳往黄海道平安道的路熟悉的很,脑子里活地图一样,说不定比艺文馆、成均馆内藏的《朝鲜一统图》还精细。

    “我看这庄子里连灶火都没烧起来几户,再不赈济,明年这庄子起码少一半人。”

    边说,洪大守边把已经稍微放过一会儿,不太烫的风寒药咕咚咕咚喝下去了。

    倒也不是说苦的不能接受,就是有一种很奇怪的药味,虽然也带着苦,但并不是不能够接受。在没有现代医学的情况下,生了病的洪大守还是选择相信中医。

    “谁说不是呢!年前从嘉山过来,连黄州那边的情形都不怎么好,城外每天冻饿而死的总有二三十人,惨极。”

    三人说着话,倒也就天黑了,洪大守这感冒,两贴热药下去,感觉身子都爽利了不少。想来睡前多喝一壶热水,第二天起来放水。痛痛快快,清热排毒。

    韩氏兄弟两个还是老样子,似乎是行商在外,形成了习惯,每天都要喝那么两杯热酒,解乏纾困,助眠安稳。

    和对岸的日本一样,两个有上百两本钱的“阔佬”一点儿也不奢侈,弄了一碟水萝卜泡菜下酒。那些萝卜切成丁,一个一口,到是方便。

    两个人为了不影响洪大守休息,还特意没有进屋,在烧厨房里没有完全熄灭的炉火边上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