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野猪精就该用砚台砸死(第1/2页)

    

    进了学堂之后,徐先生一句废话都没有讲,就开始授课了。

    授课的内容很简单,自然是《三字经》,这一次他没有像教授云昭那般懒散,而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教这些蒙童。

    云昭没必要听,所以,他在努力的默写《三字经》,好让其余的兄弟们都有可用的书本。

    云杨听得极为认真,进度也很快,这些内容他是听过的,但是,此人依旧不放松,依旧全神贯注。

    云树就不同了,突然间从顽童变成了学童,这个身份上的转化对他来说太突然了,屁股上像是战力疥疮,左扭扭,右扭扭,无论如何也坐不直身子。

    云卷,云舒兄弟两靠的很紧,他们的衣衫单薄,在初春的日子里坐在阴寒的书房里,只能如此相互取暖。

    云昭是有羊皮短袄的,云春,云花,还在他脚下放了一个小小的暖炉,所以,他不怕寒冷。

    云昭命云春把羊皮短袄拿给云卷兄弟两,云春不愿意,吱吱呜呜的好久,才把暖炉放在了云卷,云舒两人的脚下。

    昨晚饿肚子了,关中人又没有吃早饭的习惯,中午的时候,云昭正在狼吞虎咽的吃东西,就听云花道:“少爷,少爷,那两个人连鞋子都没有呢。”

    云昭停下手里的筷子,瞅了一眼云卷哥俩,发现,云舒正在偷偷地看他吃饭。

    虽然云昭还是想吃,且吃的小米饭沾了一脸,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饭盆端到云舒,云卷面前,指着剩下的大半碗饭道:“我吃不完了。”

    云卷瞅瞅饭盆,吞咽了一口口水道:“我们不饿!”

    云昭皱皱眉头道:“有肉!”

    说完,就用筷子翻一下饭碗,果然从底下挖出一片子油腻腻的大肥肉片子。

    “我……不饿!”

    云昭怒道:“可能还有一颗蛋!”

    说着话又用筷子在饭盆里乱翻,果然翻出一颗剥了皮的鸡蛋!

    美食比什么东西都有说服力,不等云昭再谦让,云卷,云舒兄弟的脑袋就趴在饭盆上了,没用筷子,吃的跟狼一样。

    云昭很想表现的淡然一些,可是,这具孩子的身体依旧让晶莹透亮的口水流淌下来。

    见云卷兄弟吃的香甜,就用指头把沾在脸上的饭粒送进嘴里,告诉自己‘我在减肥’,然后就继续坐在桌子边上抄写《三字经》。

    通过抄写《三字经》云昭发现自己似乎被洗脑了。

    因为这东西是普世意义上的价值正确,就连云昭自己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等他抄写了十遍时候,他忽然发现,万恶的封建主义对他已经完成了洗脑过程,昔日那个有自己价值体系的人似乎正在脑域的最深处发出最后一声哀鸣。

    书中讲述的仁,义,诚,敬,孝每一样都是对的,除过把这些东西太过具象化,太过讲究形式主义外,没有太大的毛病,而具象化,形式主义,恰恰是他展现威力的方式,云昭决定有限度的接受。

    重新求学,是一个重新建立人生观的过程。

    也直到此时,云昭才发现,昔日的自己对世界的认知并不深刻,也没有真正的形成自己的理论体系,很多自认为固有的理论也不过就是一些理论而已,很容易改变,或者崩溃。

    好在,身为后世人的骄傲,完整的存在于他的灵魂之中,这几乎是他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