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出外弄粮(第1/2页)

    

    刘恒训练流民的地方距离后营不过一里地。

    第一天流民训练的时候,后营所有的流寇便知晓刘恒带着一群流民在训练。

    后营的马老瘸得知这个消息心中愤恨不已,他明白自己积攒下来的那点粮食都被刘恒抢走给那些流民吃了。

    先是在众人面前被削了面子,后又被抢走了粮食,马老瘸脸上不敢表露声色,心中却恨不得刘恒去死。

    当得知刘恒招募几百流民后,他第一时间把消息告之给和刘恒有仇怨的郑大秋,希望借助郑大秋的手对付刘恒。

    初得知消息的郑大秋心中一惊。

    他清楚刘恒和弓手营的李树衡他们都是行伍出身,完全有能力训练流民新兵,如果这些流民被训练出来,那就是几百有战力的流寇,就是中军营都没有这么多的步卒。

    得知消息的郑大秋不敢耽搁,急匆匆的来到中军营大帐,把消息告之给了坐镇中军营的大柜石云虎。

    听闻这个消息的石云虎哈哈大笑起来,丝毫不在意的说道:“云九,你是行伍出身,给他解释一下。”

    站在下首的马云九站出来说道:“想要练兵首先就是要填饱肚子,三百人光一天口粮最少要一石左右,哪怕省着吃,也要七八斗,如今各营都缺粮缺的厉害,哪怕那个刘恒背后有弓手营支持,他们最多也就能撑上半个月,半个月后他们没有了粮食,一支训练不足半月的队伍只能是一个烂摊子,说不定还会发生营变。”

    “这下明白了吧!”坦胸露肩的石云虎看向郑大秋。

    “小的明白了。”郑大秋小心翼翼的应道,旋即又担心的说道,“小的担心他们不等半个月,就会提前派那些流民去各处抢粮,”

    “哈哈,那就更不可能了。”石云虎大笑道,“就是戚帅和李大帅复生,一群泥腿子十天半个月内也不可能训练成军。”

    郑大秋一脸谦卑的道:“小的是担心那个刘恒节外生枝,抢了后营营头,他和大柜您不是一条心,反倒和左右二营的人交好,不然吴瞎子他们也不会为他说话。。”

    石云虎脸一沉,冷声道:“明日我让云九带着马队和你一去弄粮,后营营头的位置谁也抢不走。”

    说罢,他端起矮几上的酒碗一饮而尽。

    “多谢大柜。”郑大秋急忙跪了下来,心中的那一点担忧彻底消失。

    有了马云九的马队,他相信没有人能抢得走他的后营营头。

    ………………

    没有了担忧的郑大秋干脆连后营都不回了,如今刘恒手底下多出几百流民,他担心自己去了后营会落到刘恒手中。

    接下来几天,他每天都和马云九一起去外面抢掠,晚上直接在中军营的营地休息。

    郑大秋不回后营,急坏了留在后营为他探听消息的马老瘸。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刘恒招募来的三百流民已经整队成型,用了九天便从一盘散沙训练成一支军伍应有的模样。

    而且远比一般的军伍更加整齐更加有气势,流民队伍口中时不时齐声喊出的号子,颇有几分强军的模样。

    要不是许多人亲眼见到这一支流民队伍的成长,恐怕没有人不相信这些人几天前还是一群什么都不懂的流民,。

    而一直暗中关注这支流民队伍的马老瘸,一天天看出来这支队伍的变化,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