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章 茶余饭后话家常(第1/2页)

    夏日的夜来得比较晚,公厕正式完工,村民们得到消息都争先恐后的要来试试,尽管没有需求,但憋也要憋一点出来,然后爽歪歪的拉动蹲坑上面的机括,听一声冲水的声音。
    大山和大宝两个苦逼人儿,已经来回挑了几十担水,最后还是丑娘出面,规定以后每户都要派人往水箱挑水,毕竟不能只用不出力不是。
    众人也没意见,公厕干净整洁,排泄物被水一冲就流到了坡底的大坑里,很是方便,而且还莫名的好玩。
    用过公厕的村民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对席云飞又是一通夸赞,可惜正主不在,此时正在亲自下厨做好吃的。
    院子里,二爷和六叔已经围坐在青石板边上,大哥席君买正心疼的替他们倒酒。
    旁边刘氏和席云飞正在简易的火炉旁边整几个小菜。
    香煎鱼干,剁椒鱼头,凉拌三丝,再有一盘村民们送来的河虾,块头很大,这东西可是纯野生的,后世基本只有深山里才能找到,至于调料,自然都是席云飞买的。
    酒是早上席云飞送给大哥席君买的二锅头,不过是新的一瓶,席云飞刚刚跑卧室里买的,然后装在一个陶罐子里掩人耳目。
    不过小气大哥席君买不知道,一直以为是席云飞把送他的那一瓶拿出来分享,所以正发着小脾气。
    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自己这个抠门的大哥,席云飞将最后一道油焖大虾端上石桌,也坐了下来。
    二爷举杯啄了一小口,享受的闭着眼睛回味了半响,才悠悠说道:“美滴很,美滴很啊,二郎如今有了赚钱的手段,这日子过得也愈发精致了许多。”
    席云飞呵呵一笑,手段谈不上,就是有个逆天的金手指,不过现在村里人都以为自己是靠打渔为生,倒是省得自己去解释。
    六叔也喝了一口白酒,脸红得跟猴屁股一样,不过人却很清醒:“二郎这酒辣滴很,不过得劲儿啊,六叔我就好这一口,可惜突厥南下,已经两个月没酒喝咯。”
    “呵,不是我看不起你,你在县里喝的酒能有这个一半好?”二爷借着酒劲,说话很大声。
    六叔打了个哈哈,谦让道:“二哥说的是,这酒美滴很,县里那些跟这个比起来,好像加了几大碗水一般,没劲。”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席云飞一家子边吃菜边应上几句,氛围倒也融洽。
    酒足饭饱后,一行人直接坐在院子里乘凉。
    席云飞想起下午分发食盐的事儿来,转头朝二爷说道:“二爷,咱们村里的村民以前都靠什么为生啊?”
    “你是说生计?”
    二爷和六叔互相看了一眼,才说道:“各有生计吧,田老大是个庄稼好手,平日里靠卖菜为生,不过已经两个月没有开市了,他地里那些菜估计都烂了好几茬。”
    “我呢,就是个制陶的,陶罐、水缸卖得不错,精致点的县里有卖纯白的瓷器,咱也烧不出来,就是赚个乡里的辛苦钱。”
    “柳老三,哦,就是你花婶家那个穷酸,那老小子读过几年书,之前在县里帮人写信教书,生意倒也还好。”
    “······”
    “老六你也知道,是个巧匠,以前就在县里跟着几个工头乱跑,可以说咱们下沟村里混得最好的就是他咯。”
    听见二爷说起自己,六叔急忙打着哈哈,笑着摆手道:“二郎别听你二爷瞎说,我也就是刚好认识几个贵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