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章 三层粘网(第1/2页)

    隔日一早,席云飞活着回来的消息不胫而走,村里许多人都闻讯而来,大多是来恭喜刘氏失而复得的,更多的是来看看席云飞这个命大的家伙。
    其中就有抬着儿子尸首回家的二爷,下沟村不是同宗村,村民们姓什么的都有,因为都是难民,是武德初年天下大定,官府出面将他们统一安置在这里的。
    二爷姓乔,是个热心肠的老头儿,不过席云飞知道,其实这个看着苍老的汉子实际并不老,估计也就是四十出头,只是因为经历了太多风霜,加上古人都不会保养,所以显老。
    “二爷,你说一起被抓去做苦力的,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席云飞端了一碗水给他,直接坐在石板上好奇的问道。
    二爷点了点头,慈祥的摸着席云飞的脑袋,道:“咱们村被抓了三十个,除了你,我们前前后后就找回了二十二具尸首,其中就有你山哥。”
    旁边刘氏和大哥闻言一黯,席云飞没有记忆,不过看情况,自己跟那个山哥关系应该很好,此时见二爷脸色悲伤,席云飞急忙装出一副伤心的表情。
    “对了,二郎啊,下午山儿入葬,你是他最好的玩伴,记得要来捧一把土。”二爷摸了摸席云飞的后背,红着眼交代道。
    席云飞乖巧的点了点头,无论如何都是躺过一个乱葬岗的,是该去送送人家。
    二爷离开后,家里的氛围突然沉默了几分。
    三妹拿着席云飞给的棒棒糖去找伙伴玩耍了,小丫头很天真,估计也感受不到村里的悲伤氛围。
    “基本家家户户都死了男人,咱家算是最幸运的,大郎你进山打猎躲过一劫,二郎虽然受了许多苦,但是也捡回了一条命。这几天家家都有白事,你们要多去走动走动,能帮就帮。”
    刘氏交代完后,走回院子继续纳鞋底,眼里却不平静,儿子能够回来固然是好的,但是这个吃人的年月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席云飞拍了拍大哥的后背,强笑道:“哥,咱们去村里走走吧,娘说的对,都是邻里,能帮就要帮一点。”
    大哥却摇了摇头:“我打算进山打猎,如今村里的猎户就剩我一个了,村民们没肉吃不行,干活容易脱力,我去猎点野物,到时候给各家都分一点。”
    席云飞一想,也对,壮丁都没了,村里没人打猎,粮食都被突厥人搜刮得七七八八,估计这些日子家家户户都靠吃野菜过活,这肯定是不行的。
    有心采买一些米面,但是这样还怎么用背包掩人耳目?
    席云飞愣了半响,突然灵机一动,转头朝大哥问道:“咱们可以捕鱼啊,捕一次鱼够咱们村里吃一两天的。”
    “捕鱼?”大哥眼神奇怪的看着席云飞,指着村东头不远处的一条小溪,道:“你去试试,一个时辰你能钓到一条鱼,大哥以后就不打你。”
    “呃。”席云飞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脑门,没好气的说道:“我说的方法跟你用竹竿钓鱼不同,我是用渔网捕鱼,一次就几十上百条,足够咱们村一户一条的了。”
    “渔网?”大哥闻言一怔,接着看了眼卧室,疑惑道:“也是你那个包袱里面的物件?”
    席云飞嘿嘿一笑,点了点头:“大哥你等着,我这就去拿,对了,你最好多叫两个人来帮忙,不然一会儿鱼太多,咱们俩兄弟可拉不动渔网,嘿嘿。”
    大哥半信半疑,不过见席云飞跑得屁颠屁颠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