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章 乱葬岗里找亲人(第1/2页)

    昨晚吃了一整只烤乳猪,因为太腻睡不着,最后不得已花了3元买了一瓶酸梅汁喝下去,才在半夜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时,天上的日头已经过了树梢,昨天下午砍好的杂草已经蔫了,席云飞坐在青石板上看着山下的风景发呆。
    “唉,好无聊啊,要不是资金有限,老子非买一台直升飞机飞出去不可。”
    将昨晚剩下的一口酸梅汁喝下,席云飞又要开始考虑中午吃什么了。毕竟完美的将早餐时间睡了过去,既然省了一顿,那中午肯定要吃点好的。
    “烧鸭?”
    “猪蹄儿?”
    “卤味拼盘?”
    “······”
    席云飞看着光幕上的商品,有点犹豫,主要是这钱花一分就少一分,吃点好的谁都想,但是囊中羞涩的痛······谁能体会?
    最后实在没办法,硬着头皮买了一份酱香猪头肉,很便宜,一斤多才10元钱,顺便买了两瓶青岛纯生7元,这样加上昨晚的酸梅汁,又支出了20元。
    用树枝做了两根筷子,油腻的猪头肉搭配啤酒的冰爽,席云飞表示这样的生活还是很不错的。
    看了眼旁边堆积成山的杂草,所幸给它全点了,要等它们晒干了烧柴还不知道要多久,总不能放着养蚊子,反正这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烧火的木头和杂草。
    有打火机,生火就简单多了,不过可能是因为杂草没有干透,整个山顶一下子像点起了烽火,浓烟滚滚,事态有点吓人。
    席云飞看着大火犹豫了半天,最后自嘲的摇了摇头,这狗屁地方,估计再大的烟都没人发现。
    ······
    就在席云飞美滋滋的吃着猪头肉配啤酒时。
    远在几里之外的乱葬岗。
    二十几个衣衫褴褛的平头百姓看着山坡下堆积成山的尸体,眼里都是愤恨与无力感,这些尸体基本都是这方圆十里八乡的村民,只因为突厥人南下劫掠,被抓去当壮丁,稍有不从,就要被活活打死丢在这里。
    村民中,一个十六七岁左右的青年落寞的坐在地上,双眼空洞无神,而旁边走过的村民看向他的眼神都带着惋惜和同情。
    人群中一个老头儿拿着个水葫芦走了过来,将手里的葫芦递给青年,叹气说道:“大郎,二郎命大,没准还在突厥的兵营里做事,你们家现在就剩你一个男丁,你可要振作才是。”
    青年接过水葫芦,也没喝水,只是抬头看了眼已经哭红了眼的老头儿,说道:“二爷,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来了几趟都没看到二郎,我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
    青年话还没说完,突然觉得头上一股劲风扑来。
    “混账,当然是高兴,人活着比什么都强,我们是不得已,不得已才来这里找亲人的尸首,难道你想二郎跟我家那臭小子一样歹命吗?”老头儿伸手在青年头上扇了一下,很用力,说起自己家的儿子,老头儿的眼睛里又淌着泪,那些突厥人怎么就那么狠心,非要把人当畜生一样活生生打死才甘愿呢。
    这个可悲的年月,百姓就像牲畜一样苟延残喘,今天被官府下的赋税剥皮抽筋,明天又要被外族当牛马驱使,朝廷的软弱让百姓失望,可是生活却还要继续。
    二爷拿起地上的水葫芦,当酒一样猛灌了一口,让水冲掉自己的眼泪,用残破的衣衫抹了抹脸颊,强笑道:“大郎,走,帮二爷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