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最烂的开局(第1/2页)

推荐:花掉1000000亿    

    “又只发一半工资,这个日子没法过了!我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养家糊口?”

    “是啊!我们机修工的工资级别本来就低,只发一半工资,真活不下去了!”

    “发毛巾抵一半工资,毛巾还能当饭吃?”

    NA市巾被厂的机修车间办公室里,正在领工资的工人们都满脸不高兴的发牢骚。

    领到八十块钱的工资后,许振鸣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的重生了。现在不是工业发达的2019年,却是通货膨胀的1994年九月末。

    他很纳闷,仅仅睡了个午觉,醒来时却已经回到了穷得叮当响的年代!

    重生前,许振鸣是一家大型机器人制造公司的生产部老总,年薪几十万,车子、房子和妻儿俱全,生活很惬意。

    而现在,他今年正好十八岁,刚从皖南省NA市工业学校毕业,分配到NA市巾被厂工作才两个月,实习期的工资才160元一个月!

    即使160元一个月的工资,因为南安巾被厂效益不好,他只能拿到一半的现金,另外一半的工资用积压的毛巾来冲抵。

    这点工资,根本无法养活自己!

    NA市巾被厂曾是NA市的明星企业,七八十年代的时候很红火,生产的毛巾和毛毯畅销皖南省。进入九四年后,由于经营理念落后,产品积压卖不出去,厂里的效益越来越差,已经处于半停产的状态。

    许振鸣入厂后,毛巾纺织和毛毯纺织的十几条生产线彻底停产,工人们厂里无所事事,都在打牌混日子。

    他是全日制的初中中专生,中考成绩排在全市前十几名才被南安工业学校录取,从农村户口转为非农业户口。为了这件大喜事,父母还特意操办酒席庆贺了一番。

    谁料到,刚刚才端上铁饭碗,却又要面临下岗失业的危机!

    九十年代初,国营单位的正式职工被称为端上了铁饭碗,旱涝保收!

    像南安巾被厂这样的企业,许多人都削尖了脑袋往里钻。许振鸣被分配到这里来工作,农村老家的父母都笑得合不拢嘴。

    谁都不会相信南安巾被厂会关门倒闭!即使再困难,大家都在熬着!

    以前的许振鸣也不会相信!

    不过,他现在却已经知道南安巾被厂的结局——是众多消失了的国营企业之一!

    领完工资后,全车间的工人都要去开会,车间主任有重用消息要宣布!

    许振鸣把工资放进口袋里,抱着一摞毛巾跟随众人来到机修车间的会议室。

    机修车间是南安巾被厂男职工最多的车间,有八十几个机修工,负责维修全厂的纺织机械。他们干得活最脏,整日和油污、机械打交道,因为不是第一线纺织工人,工资和奖金都是全厂的第二档。

    “同志们!明天就是国庆节,全厂放假,所以才提前发工资!下面请马主任讲话!”

    等大家都入座后,车间副主任摸了摸谢顶了脑门说着话。

    会议室顿时安静了下来。

    许振鸣也沉默不语,扫视着既陌生又熟悉的会议室!

    会议室的小二楼是六十年代建造的,房间里摆着一排排漆成黄绿色的木凳和书桌。

    主席台对面的墙壁上,还贴着“大海航行靠舵手”的伟人画像。画像是木制油画,已经发黑发黄!主席台背后的黑板上,写着“学习南巡讲话精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