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 儿女(第1/2页)

推荐:花掉1000000亿    

    徐清欢拉住了曹如贞的手,曹如贞的手因为常年做针线,指腹上十分粗糙,前世她们没什么交情,也不曾说过太多话,今生能坐在一起,听她袒露心声,何尝不是个全新的开始。

    清欢笑着看曹如贞:“你若是笨,我算什么?哪里有你这样心灵手巧的人。”

    徐清欢一句安慰的话,让曹如贞的心情变得好起来。

    这几天曹家的气氛不同寻常,她身边多了几个妈妈盯着她一举一动,大太太安排她在庵堂为如婉抄经,如婉入殓之后她就在庵堂里茹素,直到大太太怨气消了为止。

    她有时都恍惚,好像她才是杀害如婉的凶徒,如婉死了,她就该用命去抵偿。

    或许就像二太太说的那样,大太太不过就是在她身上发泄怨恨和怒气。

    也许长伴佛前是她最好的归宿,她也准备就这样了却残生,期望少就不会失望,心淡如水,便不会有悲喜。

    没想到老太太从徐家回来之后,就将她叫到跟前,让她放下手里的东西来徐家陪陪二姑母。

    定是二姑母替她说了话,否则不会有这一趟。

    徐清欢打断了曹如贞的思量:“徐三太太待你如何?”

    曹如贞点了点头才道:“二姑母在徐家小庵堂里常年不出门,老太太牵挂二姑母,就让我每个月初一、十五送佛香来,陪着二姑母说几句话,二姑母看起来很凶,其实人很好,我每次去了,不但会教我针线,还会为我准备点心。”

    听到“点心”两个字,凤雏的大脸就凑了过来。

    说到这里,曹如贞的眉毛却皱起来,一切本来都好端端的,直到几个月前,二姑母看着她突然说:“你这样的年纪,也该说亲了。”

    她比如婉年长,但是曹家从来不曾提起她的亲事。

    她也渐渐摸透了曹家长辈的意思,曹家恐怕是不会让她出嫁的,于是顺口道:“我不想嫁人,只想陪着老太太。”

    二姑母的脸色突然之间变得很难看,再也不跟她说话,转身走回了内室,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有见到二姑母。

    曹如贞将这些说给徐清欢听:“每次来见她时心里忐忑恐怕惹她生气,可是见不到她,心中又像是少了些什么,我始终不明白二姑母为什么会生我的气,我跟二姑母的性子相似,二姑母应该明白我的心思。”

    “这就是她生气的原因,”徐清欢看着曹如贞,“一个好端端的女孩子,为何要青灯古佛过一辈子,她想看着你出嫁、生子,高高兴兴地生活。”

    曹如贞一怔,她没想过这些:“可我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跟着二姑母一起念经供奉佛祖也是让人高兴的事。”

    说话间,徐青安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妹妹,你看我拿来了什么,上好的凤仙花,给你染指甲。”

    管事妈妈立即迎了出去。

    听说曹如贞也在屋子里,徐青安立即变成了一只呆头鹅,只得打发孟凌云进来回话。

    孟凌云上前道:“大小姐,我们去查县志,发现已经有人在那里,孙大人说是周玥和……”

    不等孟凌云说完,徐清欢点了点头,示意已经知晓,孟凌云瞄了一眼凤雏,才退了出去。

    和周玥一起同行的人自然是李煦。

    李煦会查阅县志,其中定然有些记载值得他推敲。

    这和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