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惩罚(第1/3页)

推荐:花掉1000000亿    

    被府衙的人折腾了一晚,平日里看起来很结实的徐家,如今也软倒在了地上。

    当家的徐二老爷更是面色铁青,坐在堂屋的椅子上一言不发。

    直到院子里传来个软糯的声音才打破了这怪异的宁静。

    “小姐,曹家明明只有一座贞节牌坊,您方才为什么说两座啊。”

    “那座也是。”

    “啊,”凤雏十分惊讶,“贞洁牌坊不是给女子的吗?曹老太爷原来是个女人。”

    徐清欢没有否认:“那代表了曹家对朝廷的贞洁,有了这座牌坊,曹家才是凤翔县的功臣,才会被人高看一眼。”有了那座表功的牌坊,就等于朝廷认定当年曹家做的所有事都是对的,凶手在牌坊前杀死曹如婉,除了在侮辱曹家清白的名声,是不是也在质疑当年曹家的作为。

    凤雏思量半晌仿佛才回过神来:“小姐您方才说了什么?曹老太爷若是女人,那曹家老太太呢?”

    徐清欢认真地回道:“也是女人。”

    “女人好,”凤雏润了润嘴唇并不纠结这个问题,“大小姐,您说大厨房里会不会还炖着母鸡,我们过去开饭吧!”

    主仆两个人的声音渐渐远去。

    委顿在一旁的徐二太太脸色却愈发的难看,她伸出手指向窗外:“你们听听,她们就这样奚落我们曹家。”

    安义侯夫人抬起头,脸上多了几分威严的神情:“让曹家丢了名声的是你,是你起了歹心陷害安哥,事发之后又杀死了如婉,朝廷和曹家要如何处置你,我管不了,但是徐家容不下你这样狠毒的妇人。”

    徐二太太嘴唇哆嗦着:“我没有……”

    安义侯夫人站起身看向徐二老爷:“我们长房并不时常回到族中,我本不该用命妇的身份压你们一头,可出了这种丑事,我也不得不站出来拿个主意,衙门已经将曹氏的亲信关押,我们再将曹氏的陪嫁尽数退给曹家,曹氏也就与我们徐家无关了。”

    徐二太太惊讶地望着安义侯夫人,这个遇到事只会哭的女人,眼见占了上风竟然就这样落井下石:“你凭什么为徐氏做主?这些年你们在京中富贵,族中子弟的前程你们可上过心?还不是我们二房……”

    “好了,”徐二老爷打断徐二太太的话,毕恭毕敬地看向安义侯夫人,声音也软下来,“这桩案子还没有查明,衙门也没有人来问话,到底如何还不能下定论,曹氏嫁入徐家这么多年,孝敬长辈,操持中馈,生儿养女……”

    “哪个女人不是如此?”安义侯夫人道,“但是没有谁敢买凶杀人,如果衙门查明,这桩案子与曹氏完全无关,我就亲自去曹家赔礼,将曹氏请回来当家。”

    几句话掷地有声,徐二老爷一时也找不到话来反驳。

    徐青书挡在曹氏面前:“夫人,您不能这样对我母亲,世子爷安然无恙,您为何要咄咄逼人。”

    “当天带着衙门来捉青安的人都在这里,”安义侯夫人微微一笑,“如果青安被抓,你们会陪着我哭吗?”

    到了这一刻,徐二太太忍不住哭出声来。

    几个婆子进门,就要去拉扯徐二太太。

    “好了,”曹大老爷站起身,“就算你们不说,我也要将她带回去,仔细问个清楚。”

    “大哥,”徐二太太心中一酸,“我……真的没让人杀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