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96章 生而为贤,死而为圣(第1/2页)

推荐:花掉1000000亿    

    朱慈烺交给孔胤正的任务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手机端

    他想要的就是一本《儒学ab》,最好简单到识点字就能看明白的地步。所以不要用文言朱慈烺本人的古文很好,他是两辈子的学霸,能不好吗?而且现在文官的奏章多半都是文言,朱皇帝天天看,文言的水平能低得了?

    但是他也知道,学文言是很痛苦的事儿。一是在日常生活中用不上,用不上的语言是很容易遗忘的;二是文言的歧义比较多,为了省字儿嘛!那时候文言是刻在竹简木板上的,必须得省字儿。但是现在有那么多纸,为什么不能多写点字,把事情说清楚?

    儒家那些东西,说实在的,用白话文来写是很容易理解的。无非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再加一个天人合一的天理就是儒家的上帝嘛!

    这一套东西如果精炼一下,再用白话文来写,念完小学就能粗通,读完中学肯定就能讲得头头是道了。可是要上全文言,那可就难了!光是读通就费老鼻子劲儿了。

    当然了,儒学要往高深了去是没有尽头的,儒家学说往高深的方面研究就是“格物致知”,也就是探寻天理,或者叫寻找上帝!但这并不是绝大多数儒生需要追寻的事情,而是大儒们的研究方向,和传播儒家学说没有什么关系。

    而朱皇帝要扩张儒学,使其与佛教一起天朝文明圈子的双主线,当然就需要一本通俗易懂的《儒经》了。

    “衍圣公,您说陛下要编一本通俗易懂的《儒经》?”

    “正是,天子真是我儒家的大圣啊!他这是要让儒家大兴,要让天下人人习儒,个个成圣。孔某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看过一本白话《儒经》就能成圣?成圣哪儿那么容易?就是我等都称大儒者,谁又敢言成圣?”

    “不能成圣就不要习儒了?圣人的道理难道只是为了可以成圣的人准备的?”

    武昌城的武汉太学(现在的太学有应天太学、武汉太学,还预备开一个天津太学)内,从东湖宫过来的孔胤正,正在和武汉太学的祭酒黄宗羲,司业王夫之、张果中讨论编纂《儒经》的事情。

    孔胤正摸着自己的钢针一样的络腮大胡子,一脸佩服敬仰的表情:“先圣就说过要有教无类,所谓无类,当然也包括愚笨鲁钝之人。文言其实是古言,对于今人而言晦涩难懂,光是读懂就是大学问了。愚笨鲁钝之辈光是一个文言就不知要学多久,哪儿还有多余的精力和财力去学圣人的道理?

    圣人的道理,难道是为天资聪颖,而又负担得起多年苦读之费的人准备的吗?对于我等教书育人之辈而言,是传播圣人的道理重要,还是教人学文言重要?因为文言难学而耽误了圣道的传播,不是舍本逐末吗?

    幸好有圣天子编《儒经》教化天下,要不然我等妄称大儒之辈,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圣道难传,真是惭愧啊!”

    黄宗羲和王夫之听了孔胤正的“马屁话”,都露出了一些鄙夷的神色。这个衍圣公,学问和武艺都是很好的,对儒家的大道也有贡献,称为大儒也名副其实。只是太喜欢拍马屁看来这辈子是没机会成圣了。

    “衍圣公说的有理,现在的确是圣道难传啊!”说话的是河北大儒孙奇逢的高足张果中。

    他老师孙奇逢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