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 月黑风高(第1/3页)

推荐:花掉1000000亿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唐卢纶《塞下曲》

    上回说到上将邢道荣,带着护卫队趁夜大肆搜捕,把个潇湘帮总部折腾的鸡飞狗跳,但帮主杨怀早已安安稳稳坐船逃离了泉陵县城。小船悠悠荡荡,一路沿湘水向北,路过后山洞渡口,悄悄靠了岸,等候马元义和圣女张宁。杨怀在潇湘帮位高权重,这次落得只带了两个手下出逃,对黄巾军本没什么好印象,但湘水货运经过许多黄巾控制的地盘,需要向黄巾军借道,所以这次被张宁利用来对付陈龙。杨怀也是黄衣服沾了一身屎,这勾结黄巾军的罪名是洗涮不掉了。

    沉沉黑夜里,渡口周边悄无一人,偶尔远处两声犬吠响起,杨怀等的有些不耐烦,抽出随身的短刀,就在渡口边岸上耍耍身段。只见短刀霍霍,寒光闪闪,果然有着一身好武艺。一套刀法还没使尽,旁边隐隐传来喝彩之声,杨怀倏地立定,见一高一矮两个人影从岸边的疏林中露出身形,不由低声喝道:“来人可是圣女和马队长?还请上船。”

    来人正是逃出零陵城的张宁和马元义,他们由刘敏把守的北门悄悄出城,在此地等候杨怀多时了。张宁性格谨慎,待看清杨怀只带了两个船夫,才肯露面。张宁清亮的嗓音缓缓响起:“您就是杨帮主吧,久仰大名。我就是张宁。”

    杨怀见黑影身材高挑玲珑,赶紧躬身失礼:“杨怀拜见圣女大人,今日李乐失手被擒,也是我有所失察,还请圣女见谅。”说毕将两人引上船。船舱内灯火明亮,杨怀抬眼偷瞧圣女,重重面纱之下,果然是绝色无双。张宁感到了杨怀的目光,心下微恼,挑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下,命马元义开船。杨怀早低声命令手下开船,船身微微一晃,已经启航。

    张宁随口问了杨怀一些关于零陵城内的兵力布置之类的话题,那杨怀一双贼眼溜溜,只在圣女胸口逡巡。张宁见杨怀色胆包天,心下恚怒,又不好发作,示意杨怀自己要休息一下,杨怀诺诺而出,马元义跟出来守在舱门口。杨怀到了舱外,只见黑夜中,两岸重重山影,只有猿啼虎吼之声,心下早对这美丽的圣女,开始了无限的意淫。

    城内,邢道荣收兵归队,将抓来的几个小鱼小虾扔进郡府大牢,直接到刘度的府外复命。刘度今天倒是还没休息,正舒服的躺坐在书房的摇椅上,一个丫鬟给捶着腿,有一句没一句和旁边站着的一个青年文士聊着天。听到邢道荣回来了,叫来书房复命。

    邢道荣匆匆走到书房,先向刘度躬身失礼,然后客气的朝那青年文士一拱手,道:“原来是子初先生来了,一向安好。”青年文士从容不迫的微笑回礼,甚有名士之风。

    这风度翩翩的青年学士,头戴方巾,五官清秀,目光端正,气度不凡,正是大名鼎鼎的大儒刘巴刘子初。刘巴的父亲刘祥曾是江夏太守,官拜荡寇将军,荆州牧刘表曾多次请刘巴出仕荆州,但刘巴都不应就,清高之名至此传开。刘度与刘巴同宗,经常请刘巴到府里做客,虚心请教些治国理政的道理,对外也好表现出爱才之名,正是一举两得。今日恰巧与来府复命的邢道荣遇见。

    刘巴与邢道荣没什么交情,也不屑与武夫为伍,见刘度和邢道荣有事商谈,拱手行礼准备告辞。刘度挥手拦住,对刘巴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