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 官员都是囚徒(第1/3页)

推荐:花掉1000000亿    

    ()(求红票,另外求兄弟们不要嫌弃新书俗气的书名;泪目)

    看到沈淮闯出来时,吴海峰蹙着眉头就要发作。

    但是,事态的发展,斗转直下。

    沈淮直接指明陈铭德的死因是冲凉水澡、心脏受刺激,这已经叫吴海峰有些措手不及。

    接下来,省组织部副部长谭启平手放在沈淮肩膀上的动作询问事情的经过,叫吴海峰看了,更是心脏像给狠狠的抽了一下似的,叫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在吴海峰的印象里,沈淮是一个不学无术,不怎么有脑子的小青年,陈铭德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才不得不将他留在身边照顾。

    吴海峰不认为沈淮之前在二楼停留了一两分钟,就能看出什么疑点来,那沈淮此时闯出来,很可能就是谭启平与沈淮暗中串通好演的一出戏!

    吴海峰顿时觉得自己的处境变得既窘迫,又凶险。

    陈铭德的死,都是他通过电话向省里汇报,是他在陈铭德的死因上含糊其辞。

    既然谭启平暗中指使沈淮这时候跳出来搅局,那很可能就表明省里决意要将这件事压下去,而且不给东华地方任何讨价还价的机会。

    吴海峰想不明白,省里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退路。

    他如果就这么服软了,省里必须会追究他在陈铭德死因上含糊其辞、意yù使省里陷入被动的责任。

    这年头最大的罪名不是别的,而是你试图对抗我!手段还十分的卑劣。

    要是给省里留下这样的印象,吴海峰知道他的政治生涯从此就到头了。

    不能立即服软,那就只能咬定两点:一是陈铭德两次对宾馆中午不提供热水提出意见;二是洗漱间里看不出有冲凉的痕迹……

    要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公开跟省里对立,逼着省里正式去调查这件事?

    吴海峰开始就是认识到,在陈铭德的死因上含糊其辞,是冒险的行为。

    只是等沈淮的突然闯出来,真正将他逼到死角时,吴海峰才真正的意识到,他冒的险有多大。

    沈淮的突然出现,以及沈淮与谭启平之时所表现出来的默契,也叫高天河、葛永秋、彭勇等人又惊又疑。

    特别是葛永秋、彭勇二人,毕竟是做贼心虚,沈淮直指陈铭德的死是因为冲凉所致,更叫他们心慌,仿佛光天化rì之下,给剥了干净……

    “三天前,陈市长带队视察市钢厂。当天市钢厂发生了一起坠亡事故,我不幸给坠落的工人砸伤。虽说没有什么大碍,但陈市长坚持要我留在医院观察几天,所以这几天我就没有在陈市长身边,”

    沈淮低头倾诉着,他这些天情绪也波动得厉害,眼泪说来就来,看上去情真意切,事实上,在谭启平将手放到他肩上时,他悬在嗓子眼的心就稍稍落了回去,不管二伯在背后说了什么话,但好歹跟这个谭启平提到过自己,这接下来的戏就要好唱一些。

    沈淮拖着哭腔继续说道:

    “我现在很恨自己,都说轻伤不下火线,我却因为小小的肩伤,放弃了照料陈市长的重任,就连陈市长的死讯,也是葛秘书长通知我的……”

    吴海峰刚想质问沈淮,质问他既然不在陈铭德身边,又怎么肯定陈铭德是因为冲凉时发病去世,但听到沈淮提到“葛秘书长”,吴海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