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小屋(第1/2页)

推荐:花掉1000000亿    

    “不饿,呵呵。”李旷野冷笑了两声。

    “对,就是不饿。”沐深雪倔强而道。

    “既然不饿,那就走吧。”似乎没有半点的怜香惜玉,李旷野一撇嘴,向前疾奔而去。

    沐深雪冷哼了一声,即便脚底磨出了血泡,即便疼的似刺骨、钻心。

    可她始终一言不发,她忍住了。

    她以为这般的疼痛,会让自己再次憎恨那个可恶的烂酒鬼,然而每到暮色涌入天边之际,她却又忘记了自己的恨。

    或许沐深雪不该听那吹叶如风的无名曲,但她忍不住,那吹叶如风的孤寂,仿佛是她心中深处的琴弦。

    在曲声响起的一刹那,心弦被撩动了,她双手托腮,侧耳倾听,凝望着李旷野,心里泛起了一丝奇妙的涟漪。

    人啊,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自己轻而易举得到的,往往不珍惜;那些得不到的,仿佛隔着一些距离的,却成了内心永远渴切的执念……

    人啊,一定是这么的奇怪,起伏不定的情绪终哪里像时间那般的波澜不惊。

    疾奔了两日,却是连火尾貂的影子也没发现。

    终究是沐深雪拖了后腿吧。

    李旷野叹了口气,却也没多说什么,或许是自己的修为限制吧。

    他虽筑基巅峰,然而筑基,却也不过是修仙的第一步而已。

    所谓筑基,乃是筑大道之基,凝练身体基础,透亮体内丹田。

    筑基虽为修仙的第一步,看似寻常,其实对未来有深远的影响。

    筑基有好有差,区别是对于大道的理解。

    李旷野师承其脉,逍遥入道,于筑基一步,较之其他修仙者又略高了一筹……

    两日疾奔,既不见火尾貂的踪影,那荒野漫漫,也不知道走到了何方。

    往回走的话,还能回到大凉山。

    继续向前的话,却又不知前路茫茫,何处才是最后的终点了。

    可李旷野生性古怪,却又不信那个邪。

    他明知回去安稳,却偏偏继续向前。

    茫茫前路,也不知后面是穷山恶水、还是财狼虎豹,或者都有或者都没有,反正他都不在乎,只管继续向前……

    这便苦了跟着他的沐深雪。

    她虽是倔强,可倔强却又不能改变什么。

    她本以为,横心咬牙,便会忘却脚底的疼痛。

    可疼痛却如附骨之蛆,随着她一步一个脚印,越发浓烈。

    她横心咬牙,虽是倔强,却还是抵不过痛苦的折磨。

    于是,越走越慢,越走越慢……

    大步向前的李旷野看着她,似发现了什么,于是便停下了脚步。

    “你怎么了?”李旷野问道。

    “没事。”沐深雪咬牙,她虽倔强,可表情已经出卖了自己。

    “真的,没事?”李旷野狐疑的看着她的俏脸,似乎已经发现了些许端倪。

    “真的,没事。”倔强的沐深雪重重一点头。

    “没事,走两步。”

    “走就走。”她见李旷野表现的如此轻佻,当下怒哼了一声。

    她赌气跨步向前,可是没走两步,便实在迈不出步子了。

    疼,实在太疼了。

    “走啊,接着走啊。”李旷野看着她俏脸之上表情的变化,已经猜到了什么,但他表现的似乎还是那般。

    没心没肺……

    “好啊,走就走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