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倔强(第1/2页)

推荐:花掉1000000亿    

    傍晚时分,夕光璀璨,暮色渐渐涌入天边之时,已经无法嗅到火尾貂的体味。

    李旷野知道火尾貂的习性,体味无法闻见,只有两种可能。

    一来,世俗的烟火味太重彻底掩盖住了火尾貂的体味。

    二来,火尾貂会在睡觉的时候收敛自己的体味。

    环顾四周,此地荒野茫茫,根本不见人家,想来火尾貂这时已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睡觉、休息去了吧。

    “今天是抓不到那只火尾貂了。”李旷野叹了口气,见四下荒野茫茫,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耸肩道,“看来今晚只能在这里过夜了。”

    “什么,在这里?”沐深雪一皱眉,她可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身娇肉贵的不得了,这荒野之地环境如此生硬和温软舒适的高床大枕比起来,那自然是天壤之别的差距了。

    “对,晚上就在这里睡了。”李旷野点了点头,见沐深雪神情古怪,撇嘴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沐深雪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她生性倔强,不愿在李旷野面前服软,方才一路向前狂奔之时,李旷野虽已迁就了她放慢了不少速度,但自己的脚底还是磨出了不少血泡。

    血泡磨出,不做休息,继续一路狂奔,自然是很疼了。

    可即便是疼,沐深雪也没哼哼一声,只是咬牙忍着。

    眼下,要在茫茫荒野之地睡觉、休息,她内心虽是不愿,却因生性倔强,便没有发出任何异议。

    “既然没有意见,那晚上就在这里休息吧。”说着,李旷野伸手一摸肚子,又道,“跑了这么久,有些饿了;这样,你去捡一些枯枝,我去弄些野味,晚上将就着吃吧。”

    沐深雪哼哼了一声,本是随便怎样都不会答应那烂酒鬼的,不过为了火尾貂,此刻她也只好忍了。

    虽没说话,却也没明确反对,算是答应了。

    然后李旷野便跑向荒野深处,抓捕野味去了;沐深雪弯腰捡其四周地上的枯枝,眼角余光见李旷野远去之后,这时将忍不住,抹了抹眼睛。

    她想哭,却又没大声哭出来,怕被那烂酒鬼听到自己的哭声,转而嘲笑自己。

    所以眼角渗出了几滴晶莹的泪珠后,她一咬嘴唇,便又忍住了。

    只是脚底实在有些疼,捡了一堆枯枝后,沐深雪正要脱下鞋子查看脚底的血泡,这时候李旷野已经提着两只野鸡走了过来。

    “运气不错,没想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有这么壮的野鸡,今晚可有口服了。”走过来的李旷野见沐深雪双眼略有些发红,便问道,“怎么,你哭了?”

    “烂酒鬼,你胡说什么,刚才风沙大,迷了我眼睛而已;哭,我为什么要哭?”沐深雪冷哼了一声,侧过头指了指地上那堆枯枝,“诺,枯枝捡好了。”

    李旷野“恩”了一声,将那两只野鸡去了羽毛,跑到一旁的小溪中洗净了内脏以后,又找了几根如小儿手臂粗细的枯枝,放在那堆枯枝两侧,搭了个架子。

    搭好架子,又将那两只洗净的野鸡各插在一根木棍之上,放在架子上面以后,这才拿出火折子点燃了那堆枯枝。

    枯枝点燃,火苗升腾、跳动,不一会便有诱人的香味从野鸡身上发出,令人垂涎欲滴万分。

    沐深雪原不是很饿,此刻闻见野鸡上发出的炙烤之香,不由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