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4章 被浇熄的骄傲(第1/2页)

推荐:花掉1000000亿    

    “对,就是这个名字,怎么,你认识他?”

    顾芳菲摇头,“不认识,但是听说过,是个狠人。不过听闻这个人还好,你遇到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很漂亮,大家叫她琴姐?”

    我点头,‘嗯’了一声。

    随即她说道:“那就是了,那个琴姐其实也不是疯的,她只是想要这种方式引起党国勋的注意而已,她是党国勋的老婆,只是现在党国勋的心思已经不在她身上而已。”

    我表现的很好奇,于是询问他们的故事。

    但是顾芳菲却没有多说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党国勋现在迷恋上了他老大的女人,所以才会对琴姐不理睬。算了,别人的事情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我狠狠亲了顾芳菲一口,“对的,美人在怀,干嘛要去搭理别人家的故事,来吧小娘子,让我强歼一下吧!”

    “不要!”

    房间内,大床上,泛起我跟顾芳菲嬉闹调情的声音。

    这一夜,有暧昧,无激情……

    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没人了,而且连门口的高跟鞋也消失不见,但是在床头却有一条黑色的蕾-丝性感钩花绑带小内内。

    顾芳菲没有留言,不过我也知道她什么意思。

    攥在手中递到鼻前,轻轻嗅了嗅,很香,而且还有一根脱落的毛在上面,很亮丽。只是拿布糊弄吊这件事,显然我现在是不会干了。

    站在窗前,观望着城市的繁华,我点燃了一支烟。

    舒晓琴仍在迷恋着党国勋,而党国勋却迷上了顾芳菲,现在看来顾芳菲却对党国勋没有半点兴趣,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直接关联的一件事情。

    不过我却觉得这几个人就像是一个个的桥墩,在他们之间搭上桥板,那么就是一座桥,一座直通庞建军的桥。

    当然,这件事情仍旧需要仔细的规划,而且单凭现在这座桥,不定能通到庞建军的面前,更遑论某些桥墩也不一定会让我搭桥板……

    洗漱过后,我开车回到了杰森的住处,衣服还在那里,我需要换一件。

    刚进门,就差点跟杰森撞了个满怀。

    “你把这当旅馆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没少给你钱吧,既然没少给你钱你壁壁个吊毛?”

    “嘿嘿,开个玩笑嘛,不用当真,来,拿跟烟抽抽,我没烟钱了。”

    杰森很自觉,伸手就直接掏我口袋里的烟。然后,他点燃了一支,那烟也就顺手黑不提白不提的装进了他自己口袋中。

    这种小便宜,多赚点吧,他会吐出来的。

    “哎你听说了没有,最近医闹真厉害,听说前两天人民医院又治死了个人,人家感冒烧去打针,然后就死在了医院里……”

    对于这种事情我可不关心,直接进入了我的房间,取衣服,换衣服,然后将换下来的衣服去阳台洗干,晾晒起来。

    晾晒的过程中,我见到了一件小丁字裤,中间部位还是薄纱全透的,很骚性。

    显然,这件小丁字裤不可能是杰森穿的,那就只能是陈玲。

    “怎么,性感吗?想看我穿在身上吗?”

    正在晾晒衣服的过程中,身后响起了陈玲充满魅惑的话音,随即更是有一对酥软的温润在我背后轻轻磨蹭着。

    “怎么,你家山蛋又走了?”

    “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