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章 哼,果然还是爹爹最宠我(第1/2页)

    

    有些爱情不会因为身份的差距或是时间的流逝而消散,我爱你十年如一日。

    ——谢陆

    …………

    今年相府后院的桂花开的格外艳丽,穆诗语近来自己瞎琢磨了个做桂花糕的方子,吃起来很是不错。

    想亲手做一些桂花糕,送给嫡母尝尝鲜。

    自己虽是个庶女,可从生来就被记在嫡母名下,父亲疼母亲宠着长大的,从小就没受过丁点委屈。

    对琴棋书画马马虎虎,生性懒惰又娇气。

    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偶尔去厨房做一些小吃食。

    可偏偏父亲极其反对,用父亲的话来说就是:我的宝贝娇娇生来就该奴仆环绕,厨房哪是一个千金大小姐该去的地儿。

    穆诗语有些遗憾的看着灶台上精致的桂花糕,摇了摇脑袋:“可惜了,这么美味的桂花糕,父亲却吃不到。”

    在厨房忙活了一上午,把做的小巧精致的桂花糕放在篮子里,也没让丫鬟动手,而是自己送去给嫡母。

    走到嫡母李氏的院子外,才发现平日热热闹闹的院子今日竟听不见一丝声,安静极了。

    院里的丫鬟小厮也不知道都去哪了。

    走近,只听见屋里断断续续传来嫡姐委屈的哭喊声,穆诗语停止了脚步。

    “娘,女儿听说那老皇帝快不行了,才想着选些人进宫去冲喜,万一女儿前脚进宫后脚他就驾崩,女儿可是要陪葬的呀。”

    要是皇帝身体还硬朗,进宫就是一条富贵路,可这人都快不行了,进去就等于提前预知陪葬。

    李氏当然不可能让自己宝贝女儿去送死。

    “娘知道,你可是娘心肝宝贝,又生得这样好颜色,要嫁也是嫁给太子王爷的,可不能进宫伺候老皇帝,放心娘已经想好办法了。”

    李氏温柔的抚摸了一下自己女儿的脸,沉下眼眸。

    东院那个人,模样可是一等一的好,像极了那个贱人。

    当年老爷不顾一切执意要与自己和离,娶那女人做正妻。

    要不是自己耍的手段,提前怀了孩子,现在相府后院哪还有她李氏的地。

    偏偏这些年有相爷压着,自己一直不好出手收拾掉那留下的孽种。

    现在可倒好了,机会送上门了。

    听到这里,穆诗语带着笑容的嘴角僵了僵。

    赶忙走到一个隐蔽的角落,侧下身来继续听着屋里的对话。

    穆诗宁抽噎着:“娘,你有什么办法?”

    “哼,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平日里,娘对东院那个很是不错了,如今该是她报答的时候了。”

    这些年李氏一直好吃好喝地待着穆诗语,除了碍于相爷的压迫外,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那张脸。

    那一张越来越娇媚的脸,像极了她的娘亲,李氏每每看到都恨不得划烂了。

    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行动,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为己用,为家族为女儿,出一份力。

    女儿是万万不能入宫的。

    那就只能牺牲穆诗语了,那贱人进皇宫,真是便宜她了。

    穆诗语在窗外听着,东院?

    那不就是自己住的地方吗?

    此时心情有些复杂,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只觉得是闷闷的。

    原来嫡母平日里对自己的好,都是装出来的吗?

    屋里的对话还在继续。

    “可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