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百三十五章 谁在套谁的话(第1/2页)

    

    秦颐炎眼神微闪,“对方行事隐秘,你又怎么可能知道?”

    云恬静一听,有些不悦的拧了拧眉,她很讨厌秦颐炎对她聪明的否认。

    “他行事缜密,却不一定想得到我会派人暗中跟着他,在祭台后,他们把假的太子妃带走时,我就让人暗中跟着了,所以我知道你那个假太子妃在什么地方的。”

    “哦,原来如此。”

    云恬静看秦颐炎兴致缺缺的样子,面上的神色更是不悦了。“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她的安危吗?”

    秦颐炎像看啥子似的看了她一眼。“你为什么会觉得本殿一定会紧张她?你也说了,她就是假冒的太子妃,就算找回来又能如何?”

    “你!”云恬静觉得秦颐炎之前跟对方表现得十分恩爱的样子,怎么都不可能是这样的反应。

    不过她转念想到他那么快就忘了自己,想来骨子里也是薄情寡义的人。

    她讥笑了声,心里觉得很是痛快,但又有些悲哀,痛快秦颐炎心里或许自始至终都只有他自己罢了,悲哀自己从来都没有看懂这个男人。

    “她被带到了祭台后崖下的一个洞里,我根本就没有让对方带走她,从来开始我对那人就不是完全信任,他以为我被恨意蒙蔽完全没了理智,可我心里却比任何人都清醒。”

    秦颐炎眸低暗光嶙峋,“难道你行事的时候对方没有派人在暗中监视?你以为你瞒得住他吗?”

    “当然,因为我并没有按照她所说的时间行事,我提前了。”云恬静得意的抬了抬下巴。

    “所以你现在可以确定那个冒牌货安安稳稳的在你手上?”

    “当然。”

    云恬静看着秦颐炎,其实她没有说的是,把人留在她手上也是她某种程度上辖制秦颐炎的筹码,可谁知道秦颐炎却是半点都不在乎,这到是让她失算了,不过他也可能是装出来的。

    “那你知道真正的赵枝鱼去了什么地方吗?”秦颐炎问道。

    云恬静眼睛一横,“你还在意那个蠢货?”

    “她可是我的太子妃,我当然在意。”

    云恬静冷笑,“你在意的不是她这个人,而是她背后的赵家吧。”赵家的财富,不是谁都能拒绝得了的。

    秦颐炎没有接话缓缓闭上了眼,似乎不再想继续这个话题。

    云恬静也没再吭声,她刚才说那么多,其实都是在向秦颐炎套话,现在她想知道的她都了解清楚了,也没必要再继续废话了。

    夜渐深,云恬静终究还是没熬住睡了过去。

    在她呼吸变得均匀的那一瞬间,秦颐炎紧闭的双目缓缓张开。

    云恬静在跟她套话的时候,他有何尝不是在跟她套话。

    他站起身走到云恬静身边,伸手在她的睡穴上。

    云恬静身子一歪,彻底睡死了过去。

    “出来吧。”

    吴盛从房梁上跳了起来。

    “知道去哪里找人了?”

    “殿下放心,属下都听明白了。”

    “小心一些,千万不能让太子妃社险。”

    “是。”

    吴盛应声后,从屋梁上消失了。

    不知道是云恬静首饰的诱惑还是宫女背后的人别有用心,翌日一早,睿王就急匆匆的进宫了。

    康林帝突然病重的消息并没有传出去,睿王也在忙着寻找云恬静的下落,根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