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十九章 至强(下)(第2/3页)

    切,都共同环绕着王座上的人。

    那位身穿华丽衣衫,手持七彩琉璃珠串,头戴王冠的吐蕃赞普,芒松芒赞。

    广袤的宫殿,巨大的石柱,神秘的穹顶。

    佛陀之手指处,绽开莲花。

    尘世中的一朵红莲上,结出金色王座。

    而王座上,就是吐蕃的赞普。

    此情此景,不由令人心生敬仰,有一种见到天人降临般的心灵冲击力。

    所有朝臣一齐躬身行礼:“臣等,礼赞赞普,愿赞普得丰饶佛祖赐福,福寿无疆。”

    “诸臣请起。”

    金色宝座上的芒松芒赞声音传出,清脆而悦耳,如同珠玉。

    他是贡日贡赞的儿子,松赞干布的孙子。

    当年贡日贡赞逝世在松赞干布之前,仅留一子,便是芒松芒赞。

    所以在松赞干布殁后,由禄东赞牵着芒松芒赞的手,亲手将他送上王座。

    距离那一日,已经过去十六年了。

    “近日听闻军报,唐军已兵临逻些,诸臣,可有退敌之法?”

    芒松芒赞的声音,从宝座上再次升起。

    他的声音在殿内嗡嗡回荡,有一种空灵之感。

    大殿上,吐蕃群臣各自交换着眼神。

    沉默了片刻,左手第一位,一个年逾六旬,头发花白,脸上蜷曲的虬须覆住唇口,只露出一双精明的眼睛。

    他站出来,向金座上的赞普行礼道:“赞普,臣有话说。”

    “哦,原来是沙茶大臣,请说。”

    芒松芒赞轻抬左手。

    每一根手指都像是经过精心打磨,完美得像是涂满了牛奶与蜜,白皙到令人难以置信。

    纤细的手指尖上,连指甲的形状,都被精心修剪,就像是艺术品。

    被称为沙茶大臣的老者突然跪下,以头触地:“赞普,臣不敢言。”

    既然不敢言,又为何站出来?

    芒松芒赞的眼睛黑瞳中,略带一丝灰褐色。

    眼神殊异。

    他沉默的盯着匍匐在脚下的沙茶大臣,开声道:“恕你无罪,讲。”

    “是。”

    沙茶大臣挺起身,先扶了扶头冠,然后双目直视赞普,大声道:“对唐军作战,一直是噶尔家族负责,对吐谷浑的作战,也是禄东赞父子在掌握,当初臣等劝禄东赞不可操之过急,但他在这殿上,向赞普说什么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力主战。

    现如今,唐军已兵临城下,禄东赞父子对此应负有不可推御之责。

    他们之前信誓旦旦说,什么鄯州防线,大非川天险,乌海防线,乃至数道重镇防线。

    如今,这一切被证实全是谎言。”

    震耳发聩的声音,在大殿上嗡嗡作响。

    站在下首的群臣,不少人脸色大变。

    嗅到了一种政治斗争的血腥气味。

    噶尔家族,是吐蕃如今自赞普家族以外,当之无愧的第一家族。

    而是沙茶氏,便是噶尔家之外的第二大家族。

    当年吐蕃副相论莽热泰,就是出自沙茶氏。

    结果在乌海一战,被唐军杀到全军覆没。

    沙茶氏自此一蹶不振。

    眼前的沙茶大臣,身为沙茶氏家主,论莽热泰的亲弟弟,当年为此,可是与禄东赞大闹过一场。

    并扬言,乌海之败,乃是噶尔家族陷害沙茶氏,故意见死不救,令唐军杀死论莽热泰。

    那一次政争十分惨烈,不知多少替两家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