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十八章 至强(中)(第1/3页)

    

    “老师何苦要强撑病体上战场?”

    大总管军帐内,香气缭绕。

    身穿衣官服的侍从,在帐角细心的将香料洒入香炉。

    阵阵青白烟气夹着沁人心脾的香味升腾起来。

    帐内宛如仙境。

    一身明光铠的苏定方,缓缓伸手,向着帐内医官指了指。

    “那年你替太子找来孙仙翁,后又建言陛下广设医馆,将孙老神仙的医术广传天下,还在军中设有医官,医治兵卒伤兵。此举推行以来,府兵莫不称善,许多原本在战场上受伤必死的人也得以救回,可以说,他们皆是受你的余泽。”

    “此是我的本份,不敢居功。”

    苏大为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向着主位上的苏定方,微微鞠躬。

    “这位医官,乃是得孙老神仙亲传的医术,有他给我调治身体,已经比之前好多了,这些香料不仅提神,对吐蕃这里的瘴气,也有功效。”

    苏大为抿了抿唇。

    从他的视线看过去,苏定方虽然穿着衣甲,但身形极为削瘦,险些托起他这身明光铠。

    虽然端坐在那里,腰杆依旧笔直。

    但他的眼神比之过去,已经浑浊了许多,再也不复过去的神彩。

    给人的感觉,已是垂垂老矣。

    身上透着衰败之气。

    “老师,何苦要强撑身体来此,对吐蕃的作战,有我。”

    此时帐内只有苏定方与苏大为两人,因此苏大为也不以总管相称,而以老师称呼。

    他的声音颇为动情。

    是真的担心苏定方的情况。

    于情,双方有师生之谊。

    这些年,苏定方一指对他多有提携。

    何况他与苏庆节也是过命的兄弟交情。

    于理,苏定方的身体状况,实在是经不起战阵的消磨。

    “荒唐。”

    苏定方挺起胸膛,双眸一睁:“陛下封我为逻些道大总管,对吐蕃的战事,我能躲在后方吗?”

    “可……”

    “何况消灭吐蕃,这种快事,老夫怎可缺席!”

    苏定方说着,突然手扶着桌案大声咳嗽起来。

    他咳得如此用力,一身衣甲随之颤抖,发出甲叶碰撞之声。

    苏定方面露痛苦之色。

    左手按着胸,似乎喘不过气来。

    “老师!”

    苏大为大惊站起,却见方才投香料的医官,迈着碎步上来,从袖里取出一瓷瓶,倒出拇指大的一粒朱丸递到苏定方面前。

    “总管,请服药。”

    苏定方点点头,张嘴将药丸吞下。

    过了片刻,他的喘息声渐渐安定。

    “老师,你吃的是什么药?”

    “有医官在此,你不必管这些。”

    苏定方挥了挥手,撑着桌案站起身。

    他手扶着腰间横刀,虽然筋骨不比壮年,但是在帐内踱步,依然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势。

    那是百战名将,披肝沥胆,于万军中浴血杀出来的气势。

    “我一生征战无数,灭国无数,大唐的强敌,东西突厥被我灭了,高句丽,被我灭了,西域诸国,草原胡族,我也都灭了。

    大唐四夷,如今只有一个吐蕃。

    而且吐蕃胆敢违反陛下圣旨,杀吐谷浑国主及大唐公主。

    老夫若不亲手灭掉吐蕃,有何面目去见太宗皇帝?”

    苏定方脚下一个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