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 归义坊,白马巷 一(第1/3页)

    

    一家酒肆的后巷,有一口水井。

    周良脱了衣服,一丝不挂的站在水井边上,拎起一桶水,哗的浇在身上。

    仲春的太阳,很温暖。只是这后巷里长年累月不见阳光,以至于有一些阴冷。一桶水冲下来,周良瑟瑟发抖。可是为了把身上那股子臭味取出,他只能强忍着冷意,颤抖着拿起一块皂角用力在身上涂抹,一边涂抹,嘴里面还不停咒骂。

    咒骂谁?

    自然是苏大为。

    “二哥,我听见你骂我了。”

    苏大为手里拿着一身衣服走进来,看周良蜷缩着抹皂角的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

    “笑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这家伙?如果不是帮你,我才不会跳进水沟。”

    “好了,不小了……衣服在这里,洗干净了赶快换上。”

    说完,苏大为就坐在酒肆后门的台阶上,用羊角匕首破开油纸包。

    “这是什么?”

    周良光着身子凑过来,好奇看着油纸包。

    里面,是一张羊皮,上面写着几个字:归义坊白马巷。

    周良轻声念道,而后问苏大为道:“阿弥,这是什么意思?”

    苏大为把羊皮收好,站起来道:“什么意思,咱们去看看就是。白马巷,我记得好像离赵家铺子不远。正好我家里的租客要买草料,我们过去看看,趁机去一趟就是。”

    周良道:“你家那个太学生,还带了牲口?”

    “两匹马。”

    “阿弥,我跟你说,一千八百钱绝对少了,那个太学生绝对有钱。”

    “我也觉得少了,可阿娘说好的价钱,我有什么办法。

    不过也无所谓,他说了,草料他自己解决,另外再加两百钱,也够了。他一个太学生,就算家里有钱,也不会带太多。咱们还是见好就收,别把人给吓跑了。”

    “你倒是知足。”

    “我当然知足,倒是你,快穿上衣服吧,小心染了风寒。”

    周良笑骂了一句,穿好衣服。

    至于他原来的那一身衣服,已经交给了酒肆的掌柜清洗。毕竟,周良是公门中人,酒肆掌柜是普通人,又怎敢拒绝?更别说,苏大为给了钱,掌柜只能答应。

    换好了衣服,周良和苏大为在坊市里买了两个巨胡饼,一边走一边吃。

    从延平门大街到归义坊,有些距离。

    苏大为一路走下来,突然道:“二哥,想不想赚钱?”

    “怎么赚钱?”

    “长安这么大,咱们走一趟下来,可辛苦的很。

    咱们尚且如此,普通人肯定更辛苦。如果,咱们弄几辆马车,每天在这大街上行进,只要五文钱就可以搭乘,,想必会有很多人愿意。马车不必太豪华,简单一些,主要是用来坐人。一趟下来有二十个人搭乘,那就是一百钱。一天来回几趟下来,四五百钱问题不大。如果咱们多几辆车,赚的钱可就更多了,对不对?”

    “这个……”

    周良的眼睛,顿时一亮。

    “阿弥,这倒是个门路。

    不过这马车可不便宜,一辆马车下来,少说也要十几贯,咱们可承受不起。更不要说,长安这么大,纵横几十条大街。那算下来要几十辆马车,又岂是咱们能负担起来?

    嗯
    (本章未完,请翻页)